发新帖

effort

2020-12-02 21:16:49 718

effort  历史上,多少皇子厮杀拼争都是为了抢穿那一袭龙袍,唐朝的“玄武门之变”,清朝的“九子夺嫡”……翻看历史,几乎每个朝代都曾上演过令人不忍卒读的“皇亲国戚连环谋杀案”。有的皇子更因夺权时候结下的宿怨,继位后便开始滥用皇权杀伐异己。热血的亲情终究敌不过嗜血的权力。但这些事情,在李煜身上却没有发生。

effort

effort冰肌玉骨清无汗,水殿风来暗香暖。绣帘一点月窥人,欹枕钗横云鬓乱。起来琼户寂无声,时见疏星渡河汉。屈指西风几时来,只恐流年暗中换。

冰肌玉骨,水殿风来,暗香盈盈,明月窥人。不知是怎样的心情惊扰了二人的美梦,让他们乐于披衣而起,在皎白的月光中 ,看月,看星,看情人的爱,也看自己的心。相知相守是所有情侣共通的梦想,而一句“只恐流年暗中换”又是多么的触目惊心!欢愉如此短暂,时间终究会偷走一切,美貌、尊荣、财富、地位,还有彼此曾经浓到化不开的情谊。在我们的人生里,谁又能斗得过时间呢!一个“恐”字带出了多少对现实深深的眷恋和对生命梦寐以求的奢望。

每当读到这样的词句 ,我的心里总是充满了感激:中国古典诗词的美丽其实并不在于束之高阁的学术研究,而是在于融化进日常琐事中的情思。这些最美的宋词,是历史长河的博物馆,是永恒时光的刻录机。不管经历多少沧桑与穿梭,我们还是能够在泛黄的书页中找到与自己怦然心动的共鸣。仅此而已 ,但已然足够。关于这首词的版权问题向来有所争议,有人说是后蜀末代皇帝孟昶写给夫人的,名为《玉楼春·避暑摩河池上作》。还有人说这首词脱胎于苏词,原作不是孟昶,根本就是苏轼所写。

我能理解前者的浪漫。一个末代国君,无论生活上如何奢糜,政绩上如何不济,但只要他懂得怜香惜玉,疼爱自己的女人,在女人心里,无论犯过怎样的错误,或许都是可以原谅的。如果他能够风花雪月、吟诗作画,那就更是锦上添花的事儿了。所以,浪漫的人一定希望这首词的作者就是孟昶本人。但是,单就其浪漫的情调来说,后一种传说也同样神秘而凄美 。说是在苏轼小时候,有一个后蜀的老宫女(另有一说是尼姑),她曾给苏轼讲过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。她说:那时候,后蜀的生活奢华富丽,摩诃池上的宫殿都是碧玉的阑干,镶嵌在玉柱里的沉香随风飘散,宫内轻纱曼妙,皇帝和贵妃琴瑟和鸣,犹如一幅人间仙境 。夫人天生丽质 、惊艳绝俗 ,“花不足以拟其色,蕊差堪以状其容”,艳冠群芳、貌夺花色,人称“花蕊夫人”。冰肌玉骨说的正是夫人的美……

“白发宫女在,闲话说玄宗 。”历朝历代,斑驳的历史尘埃背后,总是有着一群故事的讲述者 ,她们将自己的所见所闻,或者只是所闻所想,都编织进自己的前朝旧梦中。将传奇讲成故事,将故事讲成人生,口口相传,代代流淌。轻罗小扇扑流萤的时候 ,老宫女就这样讲出这样的故事,她会以怎样的语气来告诉一个孩童呢?带着艳羡、哀婉还是忧伤?又或者平淡如水,就像自己曾经度过的青春时光。无论如何,这个故事里的爱与美如一颗顽强的种子,开始在苏轼的童年扎根绽放 。直到很多年之后,人们读到了他提笔写下的那首《洞仙歌》,才知道原来童年的讲述让苏轼毕生难忘:

effort何当饮云液 ,共跨双鸾归。沈佺也知道自己此生恐难再与玉娘团圆,只能一同跨鸾奔月,去阴间相会了。

最新回复 (2)
2020-12-02 22:34
引用1
  但是,他身不由己。很多时候,我们以为只要足够努力便能改变一切,其实不然。范成大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没能改变他想要改变的事情,就算是他在出使金国,誓不辱国,差点遭到杀害,几次命悬一线,他也从没放弃过努力。可是,历史并不听从他的意志。
2020-12-02 21:45
引用2
  寂寞山城人老也!击鼓吹箫,却入农桑社。火冷灯稀霜露下,昏昏雪意云垂野。
2020-12-02 21:12
引用3
  朝来寒雨,晚来凉风
返回
发新帖
451615
主题数
6237
帖子数
31887
用户数
451615
在线
51
友情链接: